首页

搜索繁体

第187章 低调的白锦麟

    一路上周启又提醒了一下接下来的计划,那就是进一步取得白锦麟的信任,彼此合作。

    利用他的资金和人脉,加上云霞对章氏集团的了解,和白锦麒在股票市场是博弈,在保住药厂的前提下,目标抢回章氏集团的地产,让白少赔得血本无归,甚至丧失继承权。

    云霞听得热血沸腾,激动不已。毕竟刚刚还在担心连药厂都保不住,担心全家都要流落街头;转眼都要考虑如何重新收回地产。

    这大起大落让她的心脏像是在坐过山车一样刺激,看向周启的眼神也变得崇拜起来,忍不住搂住他的脖子亲了一下。

    完了才羞涩地分开,抵住周启靠过来的胸膛解释道;“别误会,这是给你的奖励,别多想!”

    “就这?”周启被撩拨得心脏受不了,吞了吞口水显然没有满足。

    “现在是家族存亡的关键时期,你不要想那些有的没的!乖!”

    “那等过了这关以后呢?”

    “以后…….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呗!”云霞被问得脸色发烫,手掌按着周启的胸肌有些发抖。

    “也是,这事之后我们应该已经离婚了!”周启突然退开了身体,做到了对面的座位。

    “也不是一定要……”听到离婚,云霞心被揪了一下。

    “其实白家兄弟都是很好的归属,我有些多此一举了。现在得罪了白锦麒,他那边基本没戏了。以后你跟着白锦麟,也是不错的选择。”

    “是不是不给你,你就要离婚?你那么想要是吧!来啊!”云霞气得发抖,索性拉开衣领,躺下喊道。

    她不理解,明明刚才还亲热地抱在一起,突然就提离婚,男人也太翻脸无情了。

    “我要强迫你,早就动手了!不用等到现在!”

    “那你动手啊!”

    “算了!”周启别过头去,叹了一口气,自己现在这副样子,和白少又有什么区别,都是一样在趁人之危欺负女人,这是他不齿的。

    “你很奇怪啊!不同意你又生气,同意你又不来。你到底想怎么样?”云霞气得呼吸都急促了。

    “我不想怎么样!过了这关,我们就离婚,以后两人就没有关系了!最后,给你一个建议,以后你跟着白锦麟,这样你们章家会高枕无忧,更进一步。虽然他性取向有些问题,但以你的实力,应该可以帮他掰直!”

    “你的建议很好,谢谢你了!我会好好考虑的!”云霞感觉周启是在侮辱她,自己之前的确有献身白少的想法,但这都是被迫的,并不是发自内心。

    自己被他从白少手里抢回来,虽然有生气,内心更多的是感动和欣喜。

    现在自己刚对他有所改观,就被提出了离婚,还劝把自己送给白锦麟。

    为什么他能说出这么冷漠的话,这是一个丈夫该对妻子说的话吗?把当她当成什么了?工具?牺牲品?小姐?

    “接下来,时间差不多了,你该打电话给白锦麟了,装作刚被欺负完,痛恨委屈,装作很可怜的样子,简单提下你对白少的恨意,博取白锦麟的同情,然后一起商量对方白少的计划。”周启看了时间,已经过去快一个小时了,抬头一看,云霞把自己脱光了,吓得站了起来,“你……你干嘛?”

    “做戏做全套,我怕演不好,只能来真的!”说完紧张地抱住了身体发僵的周启。

    咬着牙,眼眶噙着泪水,忍着不让眼泪落下。

    她很不解,不明白为什么周启对他忽冷忽热,是在怪她打他巴掌,还是在怪她对白少投怀送抱。

    可明明刚才看起来不像是在生她的气,怎么突然就提了离婚。

    现在自己肩膀挑着整个家族的担子,正需要他的倚靠,这个时候撂挑子,真的让她很崩溃。

    一定是刚才拒绝他,让他生气了,可自己之后不是同意了嘛,男子汉大丈夫怎么就这么小气。

    她真的很生气,但为了大局,为了挽留周启,她忍着脾气,耐着性子,不发作,希望可以换来周启回心转意。

    “你那么会演戏,不需要来真的!”周启呆若木鸡,不敢动弹,“反正都要离婚了,你这样反而断不干净!”

    云霞鼓起勇气,踮起脚,捧着周启的脸颊亲了一下。

    周启抿了抿嘴,感觉一阵口干舌燥,忍不住吞了口口水,强装镇定:“你别以为亲我就……”

    云霞不给他说话的机会,又仰起脖子,亲了一下。

    周启有些气喘,心跳不受控制开始狂跳,视线全被云霞娇艳的红唇吸引,伸手环住了她纤细的腰肢,赶紧摇了摇嘴唇,强迫自己冷静。

    自己不是已经下定决心离婚了吗?以后两人就没有任何关系了。

    现在这样不单是趁人之危,万一让她怀孕了,那不是耽误了人家?她可是还要和白锦麟联姻,让章家更上一层楼呢。

    “这倒是符合你的一贯作风!主动送上来!你这么下贱的吗?”周启捏着拳头,冷冷地说道。

    云霞同样捏紧了拳头,不然她怕忍不住又扇周启耳光,不过看他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突然有些心疼,知道他一直在忍受自己的任性。

    于是深吸一口气压住脾气,再次亲了上去,这次她亲得很仔细,很温柔,久久没有分开。

    周启再也撑不住了,直接将她抱起,压在了座椅上,一边亲,一边急不可耐地开始脱自己的衣服。

    “叮铃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