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第五百五十九章 归来


    “谢……六?”

    百里策凌恍惚中听见一个熟悉又陌生名字,愕然回过头。

    然而不等他看清故人的面容,谢六身影已经消失了,只留下一声尖啸,“小心侧面!”

    百里策凌回声防住一名高阶修行者的偷袭,发现原本紧跟在他身边的三名黑虎暗桩已经化为了血泥。

    丁三呆呆站在不远处,单手捂住肩,双眸涣散,像是经受了巨大冲击。

    “将军,我们……”

    在高阶修行者的面前,再精锐的兵士也不堪一击,再精心编织的军阵,也会被冲散。

    “苏曼!”

    百里策凌握紧手中枪杆,声音凄厉至极。

    “任你再是将才,也无法带着一群凡人获胜。”

    苏曼站在王帐前,怜悯地注视着人堆中绝望的百里策凌。

    他不得不承认,这位百里家的后生是颗千载难逢的将星。但没有高阶修行者,是这支队伍最大的缺陷。

    如果真的打下去,哪一方会获胜其实不好说。

    但苏曼很清楚高阶修行者所带来的力量压制,会给所有士兵的心中蒙上一层名为恐惧的阴影。

    百里策凌也很清楚这一点,但他没有办法解开这个死局。

    黑虎暗桩的数量太少了,境界有限,他没有那么多高阶修行者。

    谢六虽然出现了,却只有他孤身一人。

    百里策凌能隐约猜到谢六消失的原因,因为一个人,救不了所有人。

    噗通一声,百里策凌胯下的战马被砍断腿骨跌倒在地,他从上面滚了下来。

    “百里将军!”

    赵光看见了这一幕想要打马冲过去,可眼前黑光一闪,刚刚想要杀他的西戎修行者,居然再次掠至他的面前。

    赵光拔出剑,绝望至极。

    这个人,是个天阶。

    就在不远方,他看见另一名天阶修行者向百里策凌举起刀。

    百里策凌跪在地上,染血的长发飘在他脸颊两侧。

    长刀染血,路已至尽头。

    在绝对的力量面前,蝼蚁无法反抗。

    “国师大人,”百里策凌仰面望向无边无际的青天,微微一笑,“我尽力了。”

    只可惜,这终究是修行者的世界,弱者无法成功。

    耳边响起刀锋划破空气的响声,百里策凌闭上眼,但就在眼皮完全合上前,他眼角的余光里,忽然出现了一个人影。

    百里策凌还以为是他临终前的幻觉,但就在人影的另一边,他看见了赵光瞪圆的眼。

    炽热的战场上,出现了骤然的寂静。

    赵光呆呆望着那个凭空闪现在战场中央的纤细身影,像是看见了神明。

    是错觉吗?

    这怎么可能呢?

    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身着鲜红祭服的少女睁开眼,眼中带着大梦初醒的恍然,缓缓地抬头看向他。

    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