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第五百二十九章 终章

    丫丫有着大秘密,直到现在弗兰迪也不知道它的来历,倒不是没有问过,只是连它自己都说不清楚。

    不过这个世界上的秘密太多,弗兰迪对于小宇宙可以做到掌控一切,但是对原世界可就差得远了。

    儿子有了孙子,孙子又有了重孙子,一代人有一代人的追求,外面的世界多姿多彩,而小世界中就只有他们这些老人,新生代的孩子们长大之后也不喜欢在这个只有十几位老人居住的小宇宙之中生活。

    奥斯凯亚帝国政局稳定,葛兰可以把帝国放心的交给下一代来执掌,可是维顿帝国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与葛兰如日中天的威望相比,丹尼斯却是差了许多,虽然到目前为止,维顿帝国内部还算是稳定,但他能够很明显的感觉到朝堂之上暗流涌动,全靠着他来镇压。

    想要学习葛兰恐怕不是那么容易,虽然在当初的魔兽之战中,丹尼斯强力将与之作对的家族铲除了不少,可是这么多年来,那些贵族们又开始蠢蠢欲动。

    当他在皇帝的位置上还不敢有什么行动,但是只要他一卸任,恐怕就会出现一些不好的事情。

    弗兰迪与丹尼斯只是私交,维顿帝国的朝堂他却是没办法插手,如果强行插手的话,恐怕接下来的就是战争,这是所有人都不愿意看到的。

    个人的力量终归是有限的,哪怕弗兰迪真的能够挥手消灭百万兵,但他真的能那么做吗?

    这可比不了当初老师阿尔杰农强杀维顿皇帝,那是因为大势、民心都在奥斯凯亚帝国这边,维顿帝国是以侵略者的身份强行占据了奥斯凯亚帝都,所以才能得以青史留名。

    而维顿帝国已经独立了几百年,就算是弗兰迪将那些朝堂上的臣子们全部消灭,那也只会引来更加强烈的反弹。

    再说,就算是弗兰迪有这个能力,他也没有那个心肠。

    也许是葛兰当皇帝当的久了,自从他将皇位传给爱德华之后,便彻底没有了束缚,趁着身体还算不错,便和安妮夫妻两人开始驾驶着一辆专门打造的魔力房车游览天下。

    几十年的皇帝生涯,几乎除了在魔法塔,或小宇宙之中,便是在皇宫中处理各种政事,就算是有一些什么活动,也是直接通过传送门到达,安全确实是安全了,不过也少了很多的乐趣,算是憋得狠了。

    就连帝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也只是在议政殿中听那些大臣们描述,看的都是冰冷的数据,很少真正的亲眼看看。

    现在无事一身轻,夫妻二人先是在帝都逛了个够,然后又去昆莫王都、伊吾王都,甚至还去了维顿帝国的帝都游览,反正是在和平时期,又有弗兰迪做后盾,根本就不用担心安全的问题。

    人的一生极其短暂,一代一代交织更替,几十年后,弗兰迪已经超过了百岁高龄,阿爸、妈姆、舅舅等亲人相继去世。

    也许是年纪大了,弗兰迪并没有特别伤心,普通人能够活到一百多岁已经是喜丧,而亲人们在小宇宙中能够无病无灾的多活几十年,已经是没有什么遗憾了。

    生老病死是所有人都逃不过的,就连弗兰迪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会活多少年。

    他已经极力让小宇宙的时间变慢,可是依然没办法让所有人的生命延长到永远年轻的地步。

    而且随着小宇宙的空间持续变大,虽然弗兰迪融入的时间魔法种子也渐渐变强,可是却时间魔法属性的魔力漩涡终归不是自己原有的。

    即使修炼了近百年,也和自身天生的魔法属性所凝结的魔法种子相差甚远,这也就导致了对于小空间的时间掌控得并不是那么如意。

    之后的百年时间,葛兰、安妮、维托、古斯塔夫、卡特里娜等人相继去世,就连妻子雪莉,也在一百八十余岁时,攥着弗兰迪的手,闭上了眼睛。

    哪怕弗兰迪再怎么看清生死,可是相伴了几乎一生的伙伴们的离开,还是让他悲痛交加,尤其是雪莉的离世,更是他受了极大的打击。

    小宇宙中生活的人越来越少,倒不是弗兰迪不喜欢让后代们进来居住,而是三代以后的子孙们对于小宇宙有着一种非常特殊的感情,将这里尊为了圣地,轻易不敢打扰。

    当初弗兰迪的二儿子布莱兹不喜欢回到小宇宙居住,葛兰便在帝都为他建了一座普尔曼大公爵府,自此后,普尔曼家族便在帝都落了根。

    公爵府落成之后,弗兰迪倒是去过几次,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去的次数越来越少。

    儿子、孙子,这些二代,三代们弗兰迪是看着他们成长起来的,感情自然至深,但是二百余年过去,大公爵府的家主已经变成了第六代子孙,弗兰迪甚至有很多人都叫不上名字来,自然也就没有了回去的必要。

    小宇宙膨胀的越来越大,真正的形成了一片天地,但是随着在此生活的人一位位的离去,变得有些寂静。

    弗兰迪也不好强行让外人进入到这里,虽然这里清幽,安静,而且对身体有额外的好处,但人员太少,不是所有人都能够忍受得寂寞的。

    于是他干脆跑到魔兽大陆,挑选了几种攻击性不高,性情比较温和,外形比较漂亮的魔兽收到小宇宙中作为宠物,倒是让小宇宙多了一些生气。

    小树人丫丫自从沉睡后一直没有苏醒,一直屹立在差不多中心的这片区域,其它的建筑虽然不多,也大多坐落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