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第285章 樊伉:许多年前曾有梦想,想过满载荣誉回到家乡……

    同一时间。

    位于阿尔卑斯山北麓的樊伉猛地打了一个喷嚏。

    不过他并没有将锅甩给窦广国,而是怒视着他面前的几个金发蛮子。

    那些,是前来向大汉投降的日耳曼人。

    所以,骂人的定然是他们!

    这几年在樊伉的带领下,两大都护府和希腊、罗马联军数次击败日耳曼人的入侵,前后杀伤三万多人,这就让日耳曼人有些撑不下去了。

    毕竟他们南下掠夺是主要是为了罗马人的财富和人口,再有就是逼迫汉国答应他们的一些不太合理的条件。

    比如保留奴隶制度。

    再比如双方以莱茵河以及更远端的多瑙河划界,日耳曼人不南下,罗马人,以及汉人或是其他什么的东约国家不准北上!

    但很明显,这两条对于窦广国亦或是刘盈而言都不可能接受。

    废除奴隶制是刘盈推动的国策。

    这是一条普天之下无论是哪个国家亦或是民族都要遵循的铁律!

    但有不从,正义的铁拳必然从天而降!

    至于第二条那就更不可能了。

    这不符合汉国的利益。

    重要的是,不符合全人类的利益!

    在距离汉国万里之遥的欧洲,刘盈将开发计划分为三个阶段。

    首先自然是埃及总督府的建立,以及确认汉国在地中海地区的霸权,以及在东约国家中的主导权。

    第二阶段,就是现在。

    汉国全力开挖苏伊士运河,让东西方的交流变得更加便捷,也能降低欧洲国家进口汉国商品的成本。

    利他利我。

    双赢。

    至于第三阶段,自然是打通陆路,修建一条从长安城出发,直接抵达大西洋东岸的铁路。

    如此,陆上丝绸之路正式贯通。

    一带一路,带来希望,带来财富,也带来文明!

    大汉的光辉,将驱散整个欧亚大陆的蒙昧!

    所以,日耳曼人的举措,不仅是跟大汉为敌,也是在和整个欧亚大陆上的所有人为敌!

    也因此,现在日耳曼人的投降,并非单纯的是一个民族在向另一个民族投降,而是野蛮在向文明靠拢;也并非是战败者向胜利者的投降,而是所有热爱和平的人之间的大和解!

    樊伉看着身后佐贰官拟好的受降书,满脸不屑的撇了撇嘴。

    狗屁不是!

    夷狄,禽兽也,畏威而不怀德!

    现在的俯首贴耳,跪地请降,无非是死人太多撑不住了而已!

    毕竟这个年月的大多数地方都是野蛮而又残忍,就如同非洲大草原上的狮群一样,雄狮不进行狩猎,只负责战斗,和鬣狗战斗,和外来雄狮战斗,和另一个狮群战斗。

    它们获胜了,族群内的雌狮和幼狮岁月静好,若是打输了,小狮子一个也别想活!

    而那些野蛮人的国家也是这样。

    男人并不参与劳作,每天就是坐在太阳底下抓虱子,只会在首领召唤的时候,才会拿起斧子或是长剑去杀人,亦或是被人杀死。

    对现如今的日耳曼人而言,他们是后者。

    族中大量战士的死亡,不仅意味着他们无力守卫家园,会被周围的高卢人、盎格鲁人、撒克逊人入侵,重要的是,部族中的奴隶也开始造反了!

    虽说日耳曼人有男女同上战场的传统。

    但女战士大多只负责一件事。

    啦啦队。

    嗯,就是在男人打仗的时候,女战士站在战线后面,撕扯掉身上的衣服,赤条条一丝不挂的发出刺耳的叫声。

    这不仅是对敌人的恐吓,也是对自家男人的恐吓。

    你们战败了,老娘这身好肉就是别人的了……

    因此,她们如何能够镇压那些积怨已久,满脑子都是和她们同归于尽想法的奴隶?

    内忧外患,节节败退之下,战争自然就打不下去了。

    日上中天过后。

    受降仪式正式开始。

    按照这一时期此地蛮族的传统,投降的人要脱掉衣服光着屁股走到胜利者面前,将象征着生死的长剑交到对方手中,等待着最后的裁决。

    死亡,还是生存,就在对方一念之间。

    樊伉虽然满脸无语,但还是从那几个金发蛮子手中接过长剑,向他们展示着自己的慈悲。

    嗯,就是给他们剃个光头。

    这叫做度化。

    毕竟樊伉是黑帆骑士团大团长,四大护教骑士之一……

    不仅是那几个金毛头领,其余那些前来投降的日耳曼男人都是如此。

    皈依。

    这是樊伉的坚持。

    或者说,是他的恶趣味。

    片刻之后,营寨中多了许多锃光瓦亮的秃瓢。

    樊伉摸了摸自己的秃瓢,一本满足。

    而那些被强行剃了光头的金发蛮子也表示淡定。

    嗯,这并非是他们屈服在了联军的yín威之下。

    他们的G点其实是自己的胡子。

    因此,只要不把他们的胡子剃光了,剃头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而且男人为了偷懒不洗头以及带头盔,也会时常将自己的头发剪短。

    至于他们不抗拒,还有另外一个原因。

    他们是战败者。

    嗯,准确的说,和罗马人以及埃及人的臣服一样,金发蛮子也认为自己的神被汉人的神所打败,这才导致他们接连惨败。